我们的2019~2022:小七与她的两座城市

慕风雨

编者按:我们决定开始制作一个系列策划,策划的名字叫“我们的2019~2022”。如你所见,这个系列主要是报道我们,也就是游戏行业从业者们从2019到2022年的经历。我们的计划是,每期请一位受访者讲述自己的这几年。

中国游戏行业在这几年经历了剧烈的变化——当然,说实在的,中国游戏行业每年都在剧烈变化,这个系列应该做得更早些。我们希望这个系列能够涵盖游戏行业的方方面面——无论是从广度还是深度,都是如此。我们希望能够涵盖足够多的人,从管理者到基层员工,从策划到市场人员,再到外挂工作室成员,我们希望了解他们的生活和想法。我们最大的希望是能够系统地记录游戏从业者在这些年里的工作和生活。在未来,也许这些东西能够帮助另一个时代的人了解我们。

本文是这个系列的第一篇文章,今天的故事是关于一个叫小七的姑娘和她的两座城市。目前我们还不能估计这个系列策划的规模和持续时间,但我们保证,只要有好的故事,这个系列就不会停止。

以下是小七的自述。


2019:新人

我是2019年本科毕业的。其实我大学的专业是动画,后面自学了游戏美术。我身边也有一些同事是这样。大三暑假,我参加了校招,后来被实习的项目组选中了,毕业后就来深圳做游戏。

我进的这个项目组其实经历挺坎坷的。在我还没毕业,去实习的时候,感觉前途大好,一片光明。其实那个时候工作强度已经非常高了,一周6天,基本都是晚上11点之后下班。毫不夸张地说,我当时甚至羡慕路边卖麻辣烫的工作。那时觉得要是能每天夜里10点下班,然后有双休,就已经很幸福了。


实习那段时间,我很喜欢拍深圳的天

但是那个时候就总有个盼头嘛,觉得这种苦日子会有结束的一天。那时游戏还在前期开发阶段。我想可能上线之后,项目稳定了,就会没那么忙。虽然很累,可是感觉前途是一片光明的。而且那个时候,我们组的领导也很厉害。我来实习就感觉自己进步很大,很有自我认同感,觉得没有在浪费时间,也就有劲继续工作。不过,毕业了之后再回去正式上班的时候,那个组里已经走了一小部分人,状况也没之前好了。

其实还是因为没能及时拿到版号。公司在我们这款游戏的开发上投入了挺大的人力和物力。先测试了一段时间,然后在2019年初,已经准备要不删档上线了,这时突然得知了关于版号的新规定,也就是4月公布的《出版国产网络游戏作品审批》。我们需要做的改动很多,就一直没能拿到版号。这样耗了半年,游戏就耗掉了一大半的生命。因为你要一直出新的内容给玩家去玩,巩固已有的玩家群体,但是又不能收钱。做这些内容都是有成本的,很多人就离开了。有离职的,也有去了别的项目组的,走了不少。

我记得拿到版号是在年底。具体日子记不太清了,当时感觉就是舒了一口气吧,终于不用再这么熬下去了。游戏开始收费了,但我的工作内容其实也没什么变化,还是继续做自己负责的东西。

作为美术,我的工作日常就是等同事和领导给我安排需求,然后我按照排期把它做出来。之前等版号的时候,因为没有营收,同事们会想办法尽量复用一些东西,节省成本。当然,我们美术拿到了需求排期,也是当作正常工作去做,对质量有自己的要求。


我平时的工作界面

应该说,我们排期的同事比较靠谱。他会打出比较久的提前量,这样就不会有特别赶的情况。当然,我们还是一直持续不断地忙,一直要出东西。我没有等需求的时候,只有做不完的需求等着我去做。当时,所有的特效都是全面负责,没有特别明确的分工。每个人都会做到UI、人物、场景、技能这些部分。需求分到谁,谁就去做。

现在这个游戏仍然还在做,也还是正向收益,但成本下降了很多。基本上不会再有内部的人去做了,都是交给外包。项目组也远远没有实习的时候稳定了,两三年里换了四五个小组领导,直到我离开公司。


2020:职场

疫情刚开始的时候我在老家过年。没法返工,就只能在家远程上班。家里电脑配置又不太行,干得很慢。一直到2月底回到深圳,还是继续居家办公,到了3月中旬才开始上班。

那段时间说实话,也没觉得焦虑。相反我还挺开心的。毕竟当时疫情刚开始嘛,那个时候觉得总会结束的。能正常拿工资,又没有办公室那么辛苦,每天就在家做饭,吃饭,然后泡脚。我还买了个泡脚桶。深圳也没有封得很严重,我还能每天出门遛遛狗,很开心。


有空我就会在家做饭

在疫情刚开始的一段时间,游戏其实是吃到了很大红利的行业。因为那时大家都封控在家,手上又比较有钱,情绪也都比较积极。整个游戏行业在2020年里都大赚了一笔,包括我们游戏。看到数据不错,年底就把第二年的KPI定得很高。那时候我觉得从业者普遍对未来是有信心的。

7月左右,我换到了另一个游戏项目组。换过去之后我上班其实挺痛苦的。当时状态慢慢开始变得非常不好,只要待在公司,就感觉很窒息。每天晚上只想无休止地熬夜,因为只有感觉晚上的时间才是属于自己的。有朋友在我们项目实习过,结果他比我还痛苦。他甚至问我怎么能每天都保持这么开心,我只能说可能因为我的性格相对来讲比较开朗吧。

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组里管理方式的问题。正常来讲,审美本来就是有多样性的,工作让这个问题变得很难办,尤其是领导比较独断专行的时候。你做一个东西,非得按照他那个来,有一点不一样就会对你各种不满意。领导的口味又难以捉摸。一个东西他觉得不好,就会让你一直无休止地改下去,可是你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往哪个方向去做。

比如曾经有一个领导,看新来的实习生做的东西不太满意,就先把我叫过去,说你来看看这个特效,说说你的见解。等我说完,他再叫另一个同事去,又让这个同事再说一遍。等我们都讲完了之后,他大声说:“你们说的都不对!”类似这种事情多了,你就感觉自己每天上班都是在揣测圣意。

我觉得这其实不是个人的问题,是用人机制使得工作环境搞成了这个样子。就美术这个工种来说,据我观察,很多其他项目组和公司也不一定是这样子。像一些发展了比较久的公司和工作室,在一个组里就会安排多个有同样资历的人,权力就比较均衡。只是像我们这种项目组,招进来人就是要安排他当领导的,不会再招跟他资历一样的人,那他肯定就说一不二。

另外还有一些比如末位淘汰之类的制度,也会很影响工作状态。我刚入职的时候,半年绩效考评拿了末位。并不是说我做得不好,而是这个名次总要有人来背。这种时候,团队里的新人可能就会被选上。拿一次末位并不会导致被裁,可拿了之后的半年内,我不能升职,也不能加薪,其实影响挺大的。我当时很难受,不过也没有因此恨上那个领导。我能理解他的这种做法,制度和环境让他不得不做出这样的事。

领导们其实大部分都是很好的人。我曾经的一个领导,每次我做错了事情的时候,他会默默地帮我改掉,然后第二天再告诉我。真的是非常好的一个人,应该说是以德服人吧,我总觉得自己在给他拖后腿。他在的那段时间我干得还算舒服。后来他也离开了,去了成都。因为他那个时候结婚了,觉得深圳不太适合长久居住下去。很多人可能都是这么想的,包括我,深圳一直不是我想一直待下去的地方。


深圳湾的晚霞


2021:离开

2021年五一,我去上海玩了一趟。其实小时候也来过,只是这次来玩得特别开心。这个城市的氛围我很喜欢,又有很多大学时代的好朋友在这边,感觉特别好。当时就想,要不干脆来这里发展吧。上海这边的机会更多一点,工作强度也没有深圳那么大。再加上我觉得自己还年轻嘛,干嘛不多去其他地方看看呢?

当时就跟家里人说了。我跟家里关系其实一直还挺好的,说完之后,他们也很支持,可还是建议我暂时留下来。因为他们一直特别想让我在深圳买房,劝我等够3年,买了房再走。

我刚入职的时候,我的第一个领导就跟我说,你一定要在深圳买房,越快越好。我当时心想自己还是个实习生,在深圳买房什么的也太离谱了吧。事实上,当时深圳不限购,如果那时我买了,现在就净赚一大笔钱。公司很多人都经历了这样的事,所以大家都很关注买房。


来深圳之后的第一次搬家

所以,最终和家里达成的共识是留下来买房。一方面是投资保值,一方面也是为以后打算吧。如果还会回深圳的话,有房子也有个落脚的地方,就不用从头开始了。

我就这样又留了一年。从上海回到深圳是五一结束,这时距离跟前男友分手已经有半年了。我跟这个前男友谈了5年,从大学到工作:一起毕业,一起来深圳,一起租房子。分手原因很多,俩人的生活状态不一样是其中一方面吧。我这个人对于亲密关系的需求比较高,他的工作状态又比我还忙。每天加班回来也很累,也不想跟我玩,慢慢地就分开了。

大学的时候还是比较单纯,可能大家能在一起就开开心心的,能过一天算一天。现在慢慢长大,你会想更多的事儿。当两个人的想法不同步,而且越来越不一样的时候,就会有一种哪怕两个人在一起,却比一个人更孤独的那种感觉。


加班回来,两个人都很累了

作为女性,在工作环境中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游戏里的3D美术这个岗位尤其是这样,做这个的女性员工本来就很少。这几年里我不太喜欢跟组里人吃饭。一方面是对他们在饭桌上聊的话题不感兴趣;另一方面是他们偶尔会开黄腔,让我很尴尬,周围也没有人会出来阻止他们这样做。当然,我觉得这个不是游戏行业的问题,所有女性都多多少少面临这种境况。

这种工作状态一直持续下去,再加上之前说的一些问题,我其实就很想离开了。到今年六七月份,我基本上把房子定下来了。一套公司附近的二手房,面积不大,首付主要是家里给的,还有我自己攒下来的一点钱。房子带着租约过户,我也还算省事。

然后,我就正式提了离职。此前公司刚经历了一拨大裁员,所以我就先问领导,组里是否有裁员名额,过了很久之后答复我说,没有,那我就只能主动辞职,就这么走了。走之前也没有签竞业协议,没人跟我提起这件事。后来有离职的HR朋友跟我说,公司那段时间走了很多人。

走的那天太开心了。我感觉我在公司3年,从来没笑得那么开心过。我就像结婚一样,快乐地走入殿堂,跟所有人高兴地说再见。没人组织散伙饭,我也没请。后来我发了一条短视频表达自己的状态,还被同事看到了。他就在下面评论我:“真的能有那么开心?”


2022:未来

8月辞职之后,我先在深圳玩了一段时间,然后回了趟家,又去了好几个地方,主要就是在玩。我很喜欢做手工。这时候终于有时间,自己做了一些小首饰,摆摊去卖。一直说在找工作,其实也没有特别认真地去找。之前几年太累了,我觉得自己必须要先休息一段时间。


平时喜欢做些小手工,这些都是成品

前段时间来了上海,开始正式地去试着找工作。昨天刚交上去第一份测试。我投的还是游戏公司,因为要还贷款嘛。在如今的大环境下,我觉得游戏还算是离钱比较近的行业吧。虽然整个消费水平在降,但是在经济下行的情况下,大家实体消费少了,可能就会更多地去玩游戏。我是这样想的。

在当下这个大环境里,辞职其实算是一个很大胆的决定。这个我自己很清楚,只是也没什么可后悔的。离开深圳这个想法我很早就有了,思考了很久。说到底,之前的状态太痛苦了,我觉得不能再让自己在不适合的岗位上,就这么一直内耗下去。

工作确实很难找,跟几年前完全不同了。我其实觉得这几年里我经历的是一条曲线,它的转折点也许并不单单是疫情。去年五一我来上海的时候,游戏行业还是很热门的。2020年底《原神》火了,就整体带动了上海游戏行业的发展,大家薪资水平也很高。那个时候我尝试过找工作,非常非常好找,很多公司的人联系我。

但后来整体环境就在慢慢收紧。政策管控是一方面。我们之前做特效会用到一些红色的东西,比如说爆点或者尖刺,在某一天就被要求全部删除了。接到的要求是特效中不能有红色的喷溅类,哪怕它设定不是血,就是一个刺或者是一个火星也不行。另一方面,长时间持续的疫情也让越来越多的人顶不住了,人们不再像刚开始那么愿意在线上消费。我们2020年底为第二年定了挺高的KPI,结果也没有达成。今年各家公司的年终奖应该都比较惨淡。行业寒冬来临是一个缓慢的过程。


在深圳这几年里,我如果没事会去前海那边溜达,海边可以看到日落和晚霞

来了上海之后,我跟之前的朋友吃饭聊天。有一位很厉害的朋友告诉我,他前段时间开始在上海本地找工作,也非常不顺利。对方公司只愿意给他相当于原来水平50%的薪资。那边放出话来,说这个人就值这么多钱,让他能来就来,不能来就算了。不仅是他,其他很多朋友也都跟我说现在有多难。不少人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一直在休息。

现在想想,那套房子其实买后悔了。因为现在经济环境让我很没有信心,房子买了之后也一直在跌。我离职的时候攒了点钱,当时全部投进去了。如果不买房的话,我拿着这笔钱可以休息很久,想干嘛干嘛。但是现在就背上了贷款,一定要赶紧找下一份工作。这个月马上就要第一次还贷了。

如果能对3年前刚进来这个行业的自己说句话,我想说:“立刻买房吧,要不就再也别买了。”